达都。

一个狂热的主角厨。
藤丸立香中心。
all咕哒♂。
但个人左右无雷。
士言。
为吃粮已饥不择食(…

 

【士言】Locked out of heaven(上)

*自设背景paro

      安静的走廊里突兀地响起鞋跟踏在地板上的清脆声,苍白的灯光照在青年的脸上这使原本神情柔和的面孔变得阴郁起来。停下脚步后,他在一串钥匙中找到自己需要的,沉默一会儿后,用流露出些许不自然的动作打开了门。

      阴暗的客厅里,卫宫士郎只能隐约看见男人躺在沙发上的身影。

      他不确定他是否睡着了,但再三犹豫过后还是按下了灯的开关。视野明亮起来的瞬间,卫宫士郎便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

      言峰绮礼罕见地在酣睡着,圣经盖住了他的半边脸,显得有些滑稽,甚至看起来还很孩子气。胸前的十字架随着平稳的呼吸垂在锻炼良好的肌肉上跟着伏动。

      那样子该怎么评价好呢?

      平时不苟言笑的神父,展现出如此缺乏警惕的姿态——这是对自己卸下了心防的暗示吗?他突然变得像个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怀着难以言喻的兴奋揣测。

      但卫宫士郎又像是想到了些什么,躁动的内心很快平静下来。

     他褪下西装外套,披到穿着单薄的男人身上。然后单膝跪下,凝视起神父安详的睡颜。

-

      那大概是最平凡的相遇了。

      十二、三岁的时候,在游乐设施的秋千上看到了还尚是孩子的漂亮大小姐在默默哭泣着。或许是想要表现自己的大男子气概和被那小小的啜泣声触动了心弦的缘故,他向她伸出了手。“——你没事吧?”

      这是一切的开始。

      孩子们的关系很容易就能熟络起来,相识仅有十几天的两人,已经是可以互相拜访家门的程度了。

      “卫宫君,下次来我家作客吧。”少女用手拨开落在肩上的长发,说完后优雅地端起清茶抿了一口。“……!可以吗?”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弄得有些受宠若惊。

      “当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哦。”远坂凛的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在害羞。“我家很大,说是华丽胜美的洋房也不为过哟,”她自豪地仰起头,轻快地说起有关于她家族的一切,那庞大的知识量、这位大小姐都一一记得很清楚透彻。

        “…父亲说,这是最高的荣誉。”说到最后,娇嫩的声音逐渐染上了落寞。少年也静静地听完了全部。“所以、你绝对要来噢。…哼!虽然说卫宫君不赴约我也不会感到孤单啦…”——他毫不犹豫地伸出小指,露出灿烂的微笑。“约好了。”

-

         “——喔,这就是凛常常提到的那位少年吗。”

           稍长的黑色短发看起来很清爽,虽然待人的态度很温和,但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和低沉的声音有说不出来的严肃,一时竟不知该叫叔叔还是哥哥。在年幼的卫宫士郎眼里,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危险。

           “…对了,我都快忘记有这个人了。介绍一下,他是教会里的神父——言峰绮礼。”

           “真是令人伤心的说辞。”

             少年愣愣地看着那抹笑容。

             此时的卫宫士郎还不知道这个男人在今后会对他产生怎样巨大的影响力。

-

           言峰绮礼总是一身庄整的长袍,站在站台中央,看似虔诚地念读祷告的经文。

           一开始只觉得里面的内容冗长到让人昏昏欲睡的地步。但随着年龄的逐步增长——很荒唐,但卫宫士郎却又经常会莫名其妙地这么想。

           ——他时时感到无趣,对众人渴望救赎的愿望漠不关心,内心深处想去追求一些能取悦自己的……不一定要是什么好事,具有恶性质的变化。

           察觉到这点的少年变得更想去了解他——那与卫宫士郎所作为目标的“正义的伙伴”,截然不同的道路。

           秘密的追求就这么开始了。

           只要是言峰绮礼在的地方,卫宫士郎毫无疑问地都会被牢牢吸引住视线。

           他的一言一行都显得如此神秘。这就像充满诱惑的毒药一点一点渗透到卫宫士郎心里。

           但他们之间并无过多的交流,甚至连见面的机会也很少,仅仅只有偶尔的茶会中几句简单的寒暄。——但那止不住的奇怪爱慕依旧在蔓延。

           卫宫士郎很清楚自己在男人眼里的地位——凛的朋友、乳臭未干的小子、人生中并不重要的过客。单薄的角色形象大概也只能留下这点痕迹吧。

           所以他对于言峰绮礼那一直未变过、疏远客套的态度也从不觉得奇怪。

-

          就这么过了几年。

          卫宫士郎进入了情绪和思想最为丰富活跃的时期,对言峰绮礼的感情也更为复杂浓厚。

          但什么也未曾变化。

          又一个秋天来临 ——本来有可能就这样藏匿下去的单恋。

           远坂凛惊得下巴掉到地上去了,“你居然不知道绮礼有妻女?——真不敢相信,就算互相不是很熟悉,但也不至于认识了五年连这都没了解过吧?”她无奈地眨眨眼睛。

           卫宫士郎手上的资料哗啦地一下像花瓣般散落。

           “…虽然遗憾的是夫人早已逝去了。父亲在世的时候也劝过绮礼再婚,但直到现在为止看他好像也没这个打算……”少女托着下巴喃喃道,显然没有在意身边人的异常反应。

             脚不受控制地行动起来。

           “——抱歉,远坂。我突然有急事。”

             他敢保证这是他做过的、最为莽撞的决定。口中边为撞到学生而道着歉边飞快地在过道上奔跑,三步并作两步的后果就是差点变成摔下楼梯的凄惨模样。“我说等一下啊…!卫宫君,你要去哪里?!”身后传来逐渐远去的惊呼声,但大脑早已被一个人的身影给全部占据。

             士郎流畅地架上自行车,他该庆幸在这过程中没戏剧性地碰上某位学生会长,不然大胆地违反校规的事情能被好好地唠叨上一整天。可少年已无暇顾及这些,抬起刚才因扭伤还带着疼痛的脚。加快速度、径直往山丘的方向驶去。

             必须要做些什么。

             秋天微凉的风从身体穿过。

             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因得到机会而心脏悸动,同时还带着一点恐惧。

             那个妄想过却一直没能实现的方法。

          

              教堂的门被重重地打开,刺耳的声响也没能让男人蹙起眉毛。他的注意力只是慢慢地从书上脱离,伸手摘掉眼镜之后才抬脸直视面前的人。

              明明身体都还在颤抖。

             “言峰、”

              少年唇中吐露出伴着紊乱气息、不成样的话语。

             “——你真的想要当个神父吗?”

 

              单纯地注视实在太过痛苦。

              那就在他的记忆中留下一抹痕迹吧。

             …即使是转瞬即逝的也好。

-

后记:

     久违的诈尸,士言绝对是我入得最快的坑也是粮腿得最迅速的cp。写作过程非常爽快,但就是质量不太能保证(…俗话说冷圈出精品,这对的tag下都有很好吃的文,在此为让我看得来回翻滚忍不住尖叫的太太们打尻了!

     还有小小的一点话要说,暗搓搓地不抱希望来找一个搭档/cp。虽然很唐突,但是我真的很想要一个能在身边和我讨论各种脑洞的人啊QQ(对手指

     自我简介放在评论里吧,有意请私戳!


  27 9
评论(9)
热度(27)

© 达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