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都。

一个狂热的主角厨。
藤丸立香中心。
all咕哒♂。
但个人左右无雷。
为吃粮已饥不择食(…

 

【汪咕哒♂&伯爵咕哒♂】抉择-1

*库丘林→藤丸立香←爱德蒙

*剧情灰常老套

*又名“汪酱再爱我一次”、“伯爵被虐千万遍”

*长并随时可能坑

*OOC

-

      “兄さん。”

      库丘林睡梦中隐隐觉得脸在被谁抚摸着,勉强忍着窗外耀眼日光的刺激睁开眼后映入眼帘的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人正摇着自己的肩膀,——“早上好。”见库丘林醒了,他的手轻轻地拨开库丘林额头上微长的刘海。“哥哥...你睡过头了。都说不要熬夜到那么晚了。”藤丸立香似是无奈地嘟囔着从床上起身,但眼睛里装的全是柔和的笑意。库丘林笑嘻嘻地抓起放在枕头旁边的皮筋,将披散在后面的长发随意一绑。

      “啊啊、抱歉,让你担心了。”温暖的手掌覆在藤丸立香的黑发上,轻易地揉乱了。

      

-

      我和他在一片被阴云笼罩的天空下初次相遇。

      从我懂事开始,眼前的风景不再是朦胧清晨之中,父亲揽着母亲的腰,甜蜜的笑声充斥、诱人垂诞的香味洋溢,养育自己的双亲笑着抱起醒来的自己亲密接触……而是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氛围,周围尽是不认识的大人,互相争吵着、争吵着…没有止尽的责骂堵塞了耳朵,悲伤又难受。

      为什么要离开我呢……?因为立香是个坏孩子吗?我会乖乖地等着你们工作回家的啊……所以能不能——

      “……哦、你就是那个孩子吗?唔嗯——”蓝发男人带着打量的眼光扫视着忧郁地低着头的孩子。

      热情如火的眼眸一瞬间弯成月牙状,他不带丝毫犹豫地弯下腰。朝我伸出了手、温柔又粗鲁地揽住了我的肩膀。“接下来请多多指教啰!我是……”备具穿透力的声音随着秋风一起飘了过来。那时像是有一股无形的牵引力将我慢慢地、从黑暗的深渊拉扯了出来那样,泪水忽然夺眶而出,心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解脱——我用着狼狈的表情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嚎啕大哭,虽然现在想想还真是不像话…

      那之后的时光,于我来说,是无比替代,最为幸福的。

      

      所以

      

-

      “说起来,今天早上要参加会议是吧?学生会是有点辛苦啊…好好加油吧。”库丘林单手操着方向盘说着话,另一只则抚上了被打断思考而吓了一跳的藤丸立香的脑袋。“…是!临近学园祭在工作方面可不能出任何差池呢。我会尽我所能去努力的!”愣了半晌的他随后抿了抿嘴唇,投出其崇敬和爱慕都暴露无遗的视线,带着可爱的红晕露出了本日最为阳光开朗的笑容。

      啊——果然…

-

      藤丸立香踏着开心的步伐,抱着一叠资料开了学生会室的门,正打算打个招呼时,却发现成员们都在窃窃私语着,表情无一例外、都很严肃。“呃…?”这奇妙空气的流动吓得他把话又咽了回去。

      “这是怎么了,玛修?”藤丸立香安静地拉开椅子,眨眨眼表示自己的疑惑。“前辈…”粉紫发的少女踌躇地捏着衣角,似乎是在“要不要说出来?”这个问题纠结着。“……堂泰斯前辈要回来了。”堂泰斯…?我记得那个人是、爱德蒙——

      “自我入会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副会长吗?传说中的大人物什么的。”藤丸立香笑着歪了下头,看起来十分感兴趣。“啊、嗯……”玛修有些惊讶于他没有任何不安,反而很从容的态度。“听说是位不苟言笑,冷酷无情的前辈呢。但结合各种说法来看…我想他的工作能力一定很强吧。”少女看着翻阅着讲稿的藤丸立香,觉得自己怕他知道了副会长要参与这次会议会紧张、但就现在看来,这种担心不需要了呢。她放心地笑了。

-

      那个外国男人进来以后,就连平时看起来就不正经的嘻哈会长都正襟危坐地等待着打破这死寂救星的开场。

      学妹咕咚一下吞了口水,祈祷着藤丸立香能顺利进行演讲。

      “你好,堂泰斯副会长。”

      而当事人则是自然又友好地微鞠了个躬,然后若无其事地开始念稿子。

      全员表面上稳如老狗,内心中都已拿起荧光棒为藤丸君疯狂打尻。

-

      柔顺微卷的白发被压下,帽檐下若隐若现的金色蛇瞳闪烁着渗人的微光,薄唇紧闭的样子显得他更为不亲近人,脸庞的线条特别突出他是个如此俊美的男人。领口系着的蝴蝶结随男人的动作微微飘扬,完美的身躯贴着高级的马甲,皮鞋踏得生响。拿着外套的手固定在腰间,修长的双腿迈进室内,身上缭绕着一缕清淡的烟味。

      不可否认,在副会长刚进来的时候,藤丸立香完全看呆了。

-

      “这些就是需要在学园祭开始之前全部解决的事情,以上。我讲完了。”藤丸立香整理了一下手头的纸张,还不忘以笑容作为最后的结尾。

      ……天知道他们现在多想用泪水和掌声拥抱这位勇士。

      爱德蒙翘着腿坐在那儿,双臂交叉,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对,就是这样。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现在就摔门而去吧!会长和众人闭着眼在心里烧香拜佛,激动得身子都要颤抖起来。他们认定副会长就只是在这里听听报告,然后工作交给其他人分摊完成——

      “请问你有什么建议吗?”

      夭寿啦上一秒还充满神光的天使藤丸君下一秒就成引领我们下地狱的恶魔藤丸君了!!

      ……天知道他们现在多想用小鞭子打罪人的pp。

      爱德蒙不紧不慢地抬起眼看了看对面还很青涩的少年,随后用戴着黑手套的手托住了下巴。

      “一、你没有解析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这场会议因这一点可以说得上是完全没有意义了。一个人说个不停,而没有给其他人讨论的机会——你当这次是自己的表演秀吗。

      二、提出的解决方案太过肤浅,不痛不痒行动的结果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的无稽之谈。

      三、领导者天真过头。就拿校园欺凌来说,范围过广,线索模糊。想一个一个地找出施暴者?笑话,头脑全都给你的‘热血’冲昏了吧。需要考虑的因素都扔到哪儿去了?想结束痛苦,但又不敢直接说出来,怕被报复——这么懦弱的家伙永远被欺压都不会觉得奇怪……”

      “…够了。”用磁性的声音说出来的居然是如此无情的话语。

      “我承认前两点是因自身的不够成熟而得出的错误结论,但只有最后那一句话……我不会接受。”绝对。

      “——堂泰斯学长,决定了。我需要你的认可…这是对我个人的考验。”请看着吧。

      爱德蒙从始至终,淡漠的表情都没有变化过,只是用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少年。

      藤丸立香说完话后从皱着眉的阴云表情立即转成晴天,弯起嘴角笑眯眯地将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就这么离去。

     会长第一次看见有人和那个副会长抬杠,目瞪口呆到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直接昏厥过去。

      “前辈……”有点想哭的玛修已经拿着手帕在抹不存在的眼泪了。

-

      “什么啊……”藤丸立香其实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大度,挥一挥袖子就能释怀刚才的事情。失落和沮丧全都在走出门的一瞬间一下浮现在了脸上。“把别人这么辛苦做出来的成果——”吐着严厉说辞的白发歪果仁再次出现在脑海里、他还是越想越气不过,从正常的速度到愤愤不平地大步向前走,随着一句愠怒的嘟囔,旁边的饮料机可怜地充当了不幸的发泄品,重重挨了一拳。然后两瓶饮料就这样噗通地掉了下来。

      …这是在暗示我要找个人谈心吗……?

      藤丸立香呆立着,无奈地叹了口气。

      “リ——ツカ。”藤丸立香被这熟悉的嗓音叫得头上耷拉着的(臆想中的)兔子耳朵一下竖立起来,兴高采烈地转过身去。“哥哥!”

      库丘林呼地笑出了声,伸长手臂捏了下他柔软的脸颊。“刚才发生什么事了,让我们家立香这么生气。”“哇……”一想到被兄长看到自己的洋相,藤丸立香脸上就忍不住一阵燥热。“咳…是这样的。”

-

      了解全情的男人点点头,若有所思用手指摩挲着发丝。“那个副会长有些话说的没错,如果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就要纠正错误,培养更多的优点,这样才能让他刮目相看喔。估计在这以后你和他会有更多的交集……嘛,加油吧。”库丘林宠溺地刮了下眼前人的鼻子。

      后者的脸噌噌冒着热气,根据游神的严重程度来看应该没听进去多少。

      

  

      但事实证明,藤丸立香确实如话所说的那样、并深陷一个人以自己为中心的新世界里。

-TBC-

      为之前给被删掉的那个版本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姑娘们道歉!因为起来看了看实在不顺眼又扔回去改了改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叫尼桑这个点很戳嘛!

      总之这一次也感谢阅览。

  95 11
评论(11)
热度(95)

© 达都。 | Powered by LOFTER